奥特曼满月啦!

+

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月上柳梢枝头,人约黄昏以后。

+

星空诉说永恒

        农历年的最后一天,回家的路上一抬头就看到夜幕中悬着的猎户座。那条猎户的腰带那么明显,自然成为我认识的第一个星座,也是每次第一个映入眼中的星座。

        驻足,抬头,猎户座——好像这一幕在过去发生了很多次,已经回忆不起过去此刻的心情,应该是平静的吧,浅蓝色的夜溢出梦来,浅浅的宁静在周身弥漫开,所有的烦恼和世俗都消弭不见。

        康德说,“有两种东西,我对他们思考的越是深沉和持久,他们在我内心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日新月异,不断增长,这就是我头上...

+

冬日村野的寒风格外泠冽,一堵红墙外的白杨笔直立在土地上,衬着蓝天,虽不着片叶,却莫名让人感受到了磅礴的气势。蓝天更远,心飞的更高。

+

第一张图是2015年6月25日,刚刚拿到的小苗,圣诞冬云。

不知不觉就到了2016年1月25日。时间在植物上留下的痕迹是那么的鲜艳,阳光凝成花枝,随之而来满心的喜悦,这份幸福是那么的简单和纯粹。

+

夏浅春深蕙作花,一茎几蕊乱横斜。

——李鳝 · 水墨兰蕙 

+

    一天中最美丽的时光当属暮光时分,色调温暖,不失浓烈,寂静却壮烈。美好的事物在于转瞬即逝,只余下钟声悠扬下的一声叹息

+


是一朵盛开的夏荷

多希望
你能看见现在的我

风霜还不曾来侵蚀
秋雨还未滴落
青涩的季节又已离我远去
我已亭亭 不忧 亦不惧

——席慕容·莲的心事


+

Dimmi,tell me.

+

钢笔画:玫瑰和眼

    My flower is ephemeral, and she has only four thorns to defend herself against the world. 

+

钢笔画,草木临摹

+

槟城的Love Lane,随处可见的涂鸦让斑驳的旧房子重新活了过来

划着一整面墙而来的船夫,屋顶上跳舞的柔软姿态,进击的小女孩,还有纤毛可见的猴子。死去的时光有很多话要告诉你。

+

长安城

    长安城门是朱红色的,被时间一点点打磨出暗淡的光泽,凑近了看,似乎有血色溢出,不由打了个寒战。谁也说不清这座城是什么时候建成的,有人说,是早已不出世的高人带着弟子们排五行布八卦,赶走了异族人,护得民众安平;有人说,是李将军的黑骑军,金戈铁马,踏平了边关;有人说,那高处曾经立者一位绝世佳人,一顾倾人国,那眉心的朱砂痣,那染血的红衣,一跃而下,一如盛开的曼陀罗。说的人太多了,倒不知孰真孰假,许是都发生过的呢?

    城门口总是站着两个卫兵,无精打采。也是,太平的日子久了,人就没什么精神气,每日就这么过着:晨鼓...

+

© 禾子墨 | Powered by LOFTER